For My Chinese Reading Friends 第章  米拉

Sharks & Lovers

I was very fortunate recently when a wonderful friend offered to translate my first book into Chinese.  At the weekend as I set up my Writing Spark website I was getting hits from China.  I have never had any interest from China on my Frankie Banks website and I know some sites are blocked, so although this is for my freelance work, I feel I have to publish this here to test the market.  Here is the first chapter of Sharks & Lovers, an e-book will be available in the coming weeks.  Many Thanks for reading and please email me if you would like to read more  frankiebanks27@gmail.com

Sharks & Lovers Written by Frankie Banks

Chapter One

第一章

米拉

我第一次的性经历实在是很可笑。大多数人的第一次也是如此吧,对吗?我当时已经给卡尔写了好几个星期的信;实际上呢,他是我喜欢的那个男生的哥哥。我们在一个周日假期活动班上认识。我那时十五岁,他比我大那么一两岁。

那是一个凉凉的秋日,那样的日子似乎不会有真正的黎明,就好像艺术家涮画笔瓶子中的水那样,阴晦的,毫无特征的,融了进来。卡尔坐火车来看我,我们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,漫步在海滩上边聊边笑,(他也许不是两兄弟中英俊的那个,但他却是幽默的那个)。

那天风很大,我的长发不时得抽打着我的脸颊,于是我们就躲避在一个红白条纹相间的海滩小屋的遮雨棚下。我们互相“爱抚”着,他的双手在我身上到处游走, 他巨大笨拙的手指探索着,刺激着,好几次,手指游荡到我裙子下面,找到我的内裤, 尴尬地到处摸索着。我们坐在冰冷的沙堆上分享了辣薯片。天色晚了下来,他得搭火车回家,我们轻松愉快的返回到火车站, 彼此都觉得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。

当我们到达火车站时,他想去上厕所,就是那种硬水泥制的,泛着恶臭的厕所。

“跟我进来。”他说。

“真的吗?”我回答道,略有些不安但是又有些好奇,他想干什么?

他拉着我的手, 温柔得把我拽进一个隔间里,将我推倒在小隔间的一面摇摇晃晃的墙上;他把我的裙子拉上去然后扯下了我的内裤,接着,掏出了他的阴茎。他疯狂的亲吻吮吸着我的脖子,说白了其实挺烦人的,因为我一点也看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,下面到底怎么回事儿啊?事实上,我开始觉得有些幽闭恐惧,开始担心小隔间的墙是不是经得住这样挤靠,他到底是一个大块头!突然之间,我感到两腿间有一个又热又在颤动的东西。现在,我要是说这东西是在我两腿之间,我是毫不夸张的说是在我大腿根间,轻轻的扫着我的阴部。等等,我想到,这可跟我在学校里听说过的性爱不一样,或许,是不同的类型吧!我听朋友说起过关于口交之类的话题(告诉你哪里不能碰),可能这个就是类似的吧。

 

他看上去定是非常享受,速度越来越快,呻吟着。我呆呆的站着,将两条腿夹紧,配合着摩擦,(我奇怪的觉得,这仿佛是一个礼貌的举动,好似为别人撑着门,方便人家通过一样)。我被他巨大的胸肌挤的快要窒息了,而且不可自抑的想大笑;“这简直是太荒诞可笑了。”我想着。他的双手把着我的屁股做着推拉运动,口水流到我脖子上到处都是。最后的尾声是,一股白色的果冻似的湿乎乎的东西,顺着我的大腿流下来,流到了我挂在膝盖上的内裤里。他完了之后,我特别想大笑,但只是呵呵笑了几声出来,他附和着:“刚才太棒了。”狠狠的在我的嘴上亲了一下,拿了一些卫生纸,离开了小隔间。我傻站在那里了一会儿,寻思着我是应该提起来还是脱下内裤。小隔间的门半开着。我付下身,褪去了内裤,用卫生纸卷擦拭着双腿,那纸却完全吸附不了什么,只是涂抹的到处都是。他真的以为刚才和我发生关系了吗?突然,我听到一个陌生,低沉,粗哑的声音:“该我了吧,小妞?”破门而入的是一个高大,骨瘦如柴的男人,胡子没怎么刮,有些体味。

“才不是,滚开!”我回答道,推搡着冲了出来。我挺幸运,因为如果他愿意,他可以轻易的制服我,我胡思乱想着或许他想要一个(thigh job)卡尔得到了他想要的,心满意足地登上了返程火车,我在回家路上思索着刚才所发生的奇怪的一切。他看上去是如此享受着,但是却完全不像达斯先生那样,把我抱上他那有着四根帷柱的床,温柔的解开我胸衣的丝带。

刚才厕所里的那个男人,一个出租车司机,在我回家的路上劫住我,问花五磅可否让我给他手淫一次!再次,他得到了一个正常的处于青春期的少年,对特别讨厌的东西的回复:“滚开,傻逼!”

六年后。在去利物浦街的火车上,我挤在那些每日相见,熟悉又未知的陌生人中,肩并肩,脚顶脚, 化着妆。幸运的是,我还有个座位,不像那些塞在过道和门廊间的人们。天下着雨,月台上很冷,人们说话的时候热气从嘴里喷出,他们紧握着手中的茶杯或咖啡杯。脖子上的围巾把他们包成了垂直的礼品盒。我盯着只够每次看到一只眼睛,便携式的小镜子,试着稳住手涂上睫毛膏。身旁那个男人散发出的热量,和渗着汗珠的窗户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舒适。

我栖息在这个世界中。这是我的列车,8.10分开往利物浦街。办公室,那个人人知道我的名字,个个自以为了解我所有的生活的办公室;办公桌,那个装着我的燕麦片,好让我可以撒些到早餐酸奶上的办公桌;茉拉,帮我们泡茶的女士,她知道我喜欢的茶该怎样沏;那些我信任的朋友们;和,那些我拥有过的情人们。

一个下班回家的夜晚,我和朋友们坐在火车上,猜测着火车上的人们,他们是谁,干什么,为什么这样生活。“左手边那个是个连环杀手。”妮可悄悄在我耳边说道。我从来没有对她提起过,(显然要是这么做会很不礼貌),如果她是个兼职的吸血鬼,也不会有人感到惊讶。她有着半透明的皮肤和漆黑的头发,太爱尔兰化了!她很美,其实。

我朝她提到的那个男人的方向看去。

“不,并不是什么连环杀手,只是一个无聊的丈夫,可能他看了太多色情片,他已经有好多年没睡过一个好觉了。”

“你呀,总是这么疲惫,丈夫先生。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疲惫,脾气又坏呢?”我们咯咯笑着。

我们笑闹着,显然我们言语中提及的那个可怜的女人永远不可能是妮可和我。我们是那么年青,自由,无法想象婚姻和孩子这样的牵绊。

“那么谁是公司里最性感的?”妮可问到。

“这个男人,里昂,我是多么喜欢盯着他看,他是牙买加人,他每天都是那么快乐!我的意思是,谁能每天都那么快乐呢?”我问道。

“没有人。这小伙怎么了?”

“嗯,他和办公室里最性感的女孩有着非正式的恋爱关系。”

“那就得了,性总是男人快乐的答案。”

“我觉得我还是有机会的。”我说。

“你当然有机会,只要你知道,他是个玩儿着的人,你就总会是他众多猎物中的一员。”

“我现在并不介意,我并不想认真,你知道的。”我回答道。

“那你就上。”

“对,我会的。”

 

酒吧里柔和的灯光让每个人都觉得性感放松起来。一天的痛苦总算褪去。今晚我要和里昂睡。他和我差不多高,是黑人,拥有最灿烂的笑容和一双嘶喊着性爱的眸子。白天的时候,我的目光穿过众人的办公桌落到他身上,时不时的,我会捕捉到笑意盈盈的一瞥,他知道我想要什么。今晚,我们围绕着对方打着转,和所有人谈笑风生,除了和彼此之外,仅仅是偶尔捕捉到一瞥。燎原的欲火在我体内燃烧。每一杯红酒都会让我对他更加饥渴,到那晚结束前,我背对着他站着,朝着他的方向,拱起了我的臀部。

“嘿,你们谈话间也给我们留点地儿?”他用他那笑意盈盈的眼睛说道。

我转过身去,直视着他。当我们的目光相锁的那一刻,他把我扳倒在吧台上,掀起了我的裙子,扯下我的内裤。事实上, 他是在询问我们是否还想来一杯。

“行,最后来一杯,然后我得赶火车。”我回答道。

其他人打算离开,大批撤离。我们亲吻,拥抱互道了晚安。然后,里昂转过来朝着我说“好吧,我再去拿点喝的,你不要担心火车了,咱俩儿都知道你今晚是不会回家的。”

我笑了,一股光芒升起直达我的眼睛,他笑眯眯的眼睛定是有传染性的,我想着。

当他带着喝的回来的时候,我们碰了杯。

“干杯”我们异口同声道,没有抿酒,取而代之的是,我们的双唇碰撞在一起,碰出了最甜美,热烈的吻。

 

我从未和黑人上过床;他们说的都是真的,“(黑人的阳具)可以像驴那样吊着”,反正里昂是这样的。但是,正因如此,他的动作温柔而充满了爱意。虽然我们的热情是如此不可计量,但是它却不仅是感官上的满足,更像是在做爱。我清楚这不是爱,对吗?早晨,他为我沏茶,让我泡了澡,陪我走到车站,手拉着手。

站在月台上等火车,天气还是很冷,他打开他的外套让我分享他的体温,美好而温暖。

“我真想咱们现在就回到床上去。”他说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这样一个来自世界的大大的拥抱,给予我的清新感,是我独居一年生活所不可比拟的。我很孤独;一个人吃饭结账而不感到微微有些尴尬的次数是有限的。

我没有松开里昂,在那一刻, 他是我生命的一部份。

后来,我们又多次睡在一起,多次一起共进午餐。我们有时离,有时聚。在任何一个恋爱关系中,总会有那种亲密到根本不能分开的时光,不管是身体上的,精神上的还是情感上的。

和里昂在一起,让我感到一种我无法在任何人身上获得的满足感,我不仅仅是在讲他阴茎的大小!他散发着一种快乐和平静的气息。当他看着你的时候,他眼睛里散发出一种凝聚力可以牢牢的吸住你。

我们第一次之后,我在办公室里总感觉有些尴尬,特别是跟他的女朋友讲话的时候。她从头到脚都是那么美好,也散发着和他一样愉快自信的光芒。每当她来找我说话的时候,我总是觉得很尴尬,充满了负疚感。然而,她却独独对我很感兴趣,我们变成了朋友,甚至一起吃中饭,但是我们从来不谈及里昂。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否知晓,我们分享着同一个出色的男人。

几个月下来,里昂和我单独待了好几晚。这晚,我们在市中心喝了些啤酒,我又留宿在他的公寓。“告诉我,宝贝,怎么了?”他说,我们躺在床上,我哭泣着蜷在他坚实的臂膀中。他轻抚着我的头发。

“我是那么蠢,我真的太愚蠢了,他们一共四个人,其中一个差一点掐死我。”我说。

 

One thought on “For My Chinese Reading Friends 第章  米拉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